做合格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
作者:李從浩 發布時間:2016-05-13 瀏覽次數:

    在全體黨員中開展“學黨章黨規、學系列講話,做合格黨員”學習教育,是黨中央貫徹全面從嚴治黨要求,深化黨內教育、加強思想政治建設的重要部署,對于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保持發展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具有重大意義。筆者結合自身對“兩學一做”的學習認識和在民族院校從事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的實際,圍繞如何做合格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談幾點思考。

  一、馬克思主義是科學學說,也是信仰

  對于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中國共產黨及其黨員來說,馬克思主義既是一門科學學說,又是一種信仰。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陳先達曾說過,馬克思主義之所以是科學學說,是因為它是以事實為依據,以規律為對象,以實踐為檢驗標準的學說。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在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社會主義學說等領域的發展,其事實依據就是我國國情和我國發展的實踐,成果就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規律的新的概括和新總結,而標準仍然是實踐。事實依據、規律概括、實踐標準,是馬克思主義作為科學學說缺一不可的要素。

  馬克思主義是科學,但必須有人為之奮斗、為之實踐,學說目標才有可能實現。由學說到行動,由理論到實踐,必然進入到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維度。一個不為馬克思主義理想而奮斗,不為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理想而奮斗的人,可以成為馬克思主義的研究者,但不是信仰者。科學和信仰是有區別的——科學是共有的、普遍的,而信仰是個人的。馬克思主義所揭示的規律,不管你喜歡與否、反對與否,它對所有的人都適用,而馬克思主義信仰只針對共產黨人、針對一切擁護馬克思主義的人。

  如果將研究馬克思主義的人稱為“姓馬”的人、將信仰馬克思主義的人稱為“信馬”的人,筆者認為,“姓馬”容易,“信馬”不易。正如陳先達所說,“姓馬”可以變為單純謀生的手段,可以是專業,而“信馬”則是高于謀生手段的精神追求。筆者認為,對于以傳播、研究和實踐馬克思主義學說為根本任務的高校馬克思主義學院來說,科學和信仰是統一的。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是信仰堅定的理論基礎,而信仰堅定是馬克思主義學說科學性的內化。越是深入地理解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個人信仰越是堅定。這對高校馬克思主義學院把馬克思主義作為科學來研究、作為科學來傳播,進而利用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來吸引各族青年學生為馬克思主義信仰而奮斗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針對部分老師身上存在的講好馬克思主義科學性的能力和手段不足的問題、馬克思主義信仰不夠堅定的問題,必須通過理論學習的常態化、系統的教學改革和堅定的黨性鍛煉來解決。

  二、摒棄理想和情懷,就不是合格黨員

  近年來,我國的改革開放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但“理想”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蓬勃發展中漸漸被人遺忘了,“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身”的入黨誓言也似乎被忘記,一些共產黨員甚至羞于提及這一誓言,“少談些主義多關注利益”成為一些黨員奉行的圭臬。正是有鑒于此,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講到共產主義理想問題。他說,“革命理想高于天,實現共產主義是我們共產黨人的最高理想”。對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來說,共產主義理想和信仰是精神上的“鈣”,是腳根能否立穩、腰桿能否挺直的關鍵。

  沒有了目標的航行,注定是永遠不能抵岸的漂流。正是以共產主義為目標,馬克思、恩格斯才撰寫了《共產黨宣言》。在該《宣言》中,馬克思和恩格斯毫不隱晦地向全世界公開說明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的觀點和目標。中國共產黨的目標也是朝著共產主義前進。陳先達認為,當代大學生如果不懂什么是共產主義,就不可能真正理解什么是社會主義,也不可能真正理解當代中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本質和中國社會的未來走向。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我們不能因為共產主義理想和信仰教育的艱巨性而放棄共產主義理想教育。我們完全可以在進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中國傳統倫理道德教育時適當進行共產主義教育,讓大學生明白人類社會將會朝什么方向前進,什么樣的制度是人類最美好的制度,什么樣的理想是人類最美好的理想。

  對于一名共產黨員來說,理想高于天,情懷立于地。共產主義理想的實現,有賴于每個黨員在為實現共產主義的不同歷史進程中奉獻和奮斗。對于民族院校的一名教育工作者來說,必須時刻謹記習近平總書記針對民族地區好干部提出的“三條標準”——“明辨大是大非立場特別清醒、維護民族團結行動特別堅定、熱愛各族群眾感情特別真摯”。只有對共產主義的理想特別有信仰、對黨的民族政策特別有感情、對學校和學生特別有真情,一切教學教育行動才有力度,“兩學一做”針對的黨員宗旨觀念淡薄、黨員精神不振的問題才能得到解決。

  三、沒有規矩和紀律,黨員難以行事

  “鐵的紀律必須執行。”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論及,我們黨是靠革命理想和鐵的紀律組織起來的馬克思主義政黨,紀律嚴明是黨的光榮傳統和獨特優勢。在現實生活中,紀律和規矩之所以成為許多人眼中的“紙老虎”、“稻草人”,之所以造成“破窗效應”,甚至是“劣幣驅逐良幣”,關鍵在于紀律的執行力度不夠。我國傳統的人情社會為“好人主義”大行其道提供了土壤和溫床,而執行紀律和規矩的力度遞減又加速了規矩紀律的“形同虛設”。

  面對這種情況,筆者以為,能否遵守規矩和紀律是一個共產黨員的基本素養,能否執行規矩和紀律是黨組織的基本擔當。就民族院校而言,盡管各種層次的學習常態化地繃緊了“課堂講授有紀律”的弦,但長期養成的行為習慣的強大慣性和層層衰減的紀律執行效應,仍使得規矩和紀律的“嚴、緊、硬”顯得非常必要,而日常工作中暴露出的落實問題更凸顯了理解規矩和紀律執行的重要性。因此,必須按照黨中央貫徹全面從嚴治黨要求,深化黨內教育、加強思想政治建設的重要部署,扎實開展好“兩學一做”學習教育活動的規定動作和自選動作,帶著問題學,針對問題改,為做合格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奠定堅實的基礎。

 

(本文系馬克思主義學院分黨委書記李從浩在校黨委中心組學習會上的發言)

2011-2015中南民族大學黨委宣傳部
? SCUEC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焦點網絡
江西老时时彩